上海造艺被投诉恶意扣款,联合多家公司通过几十个马甲放贷

近期,消金时代注意到上海造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造艺?#20445;?#20986;现在多个投诉平台,在某投诉平台的投诉帖甚至高达10468个。

上海造艺刚于今年5月进行过企业名称变更,此前在公开报道中多被称为造艺科技。去年11月曾有媒体报道上海造艺在完成融资后估值6个亿,投资方为复韬?#26102;荊?#20294;该报道语焉不详,在之后的股东变更中也未曾出现过复韬?#26102;?#25110;类似投资方。

从工商信息看,上海造艺背后实际控制人为?#21512;?#38742;,?#21512;?#38742;的履历显示其曾在携程任资深架构师,还曾在乐车邦、前隆金融任CTO。前隆金融的运营主体为上海前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旗下有趣花分期手机贷等借贷产品。

上海造艺被投诉恶意扣款

投诉上海造艺的内容多半涉及某个借贷产品,多为恶意扣款,扣款金额从50到299不等,扣款名目则为评估报告费。

不少用户表示是在下载并注册相关借款App的时候被恶意扣款,有些用户是在申请贷款未果时被扣款,而有些用户在注册后即卸载App也遭扣款。

在公开资?#29616;校?#19978;海造艺称自己的业务是“为持牌机构提供互联网获客?#20445;?#20063;就是俗称的“导流”业务。实际上,上海造艺不光是贷款超市,更直接参与放贷,旗下有米花包、趣豆钱、银荷包等十多个借贷产品。

上海造艺被投诉恶意扣款,联合多家公司通过几十个马甲放贷
(用户投诉截图,米花包系造艺科技旗下)

不仅如此,上海造艺还和上海跃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吉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后两者旗下的诸如“人人钱包”、“安逸花”、“花呗宝”和“网贷侠”等借贷产品的扣款方均为上海造艺。

上海造艺被投诉恶意扣款,联合多家公司通过几十个马甲放贷
(上海跃吉和上海吉爽旗下产品,来源分别为企查查、天眼查)

此外,上海两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造艺,以及上海跃吉的关系也很密切。上海两橙与上海跃吉、上海吉爽的注册地址都位于上海市嘉定区真?#19979;?268号2幢。上海跃吉的随心贷、金豹贷、猪八借等借贷产品,以及上海造艺的银码?#36820;?#20511;贷产品的扣款方?#38469;?#19978;海两?#21462;?/p>

上海造艺被投诉恶意扣款,联合多家公司通过几十个马甲放贷
(上海两橙旗下产品)

上海造艺、上海跃吉、上海吉爽以及上海两?#26085;?#22235;家公司所运营的借贷产品合计超过40个,这些产品多数并未在应用商店上架,部分是通过短信链接的形式发到用户手中。

投诉以上这四家公司恶意扣款的帖子合计超过2万个,假设一人平均被扣199,2万个就是398万。

上海造艺被投诉恶意扣款,联合多家公司通过几十个马甲放贷

(用户投诉截图)

用户在上海造艺旗下这类贷款超市内注册即被扣款,用户如果要求退款,就要注册贷超所提供的借贷App并且截?#20960;?#23458;服才给退款,而这个注册并截图的过程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页面上的借贷App随时都在变化。

这样一来,这些贷超不仅扣了用户所谓“评估报告费?#20445;?#36824;赚到借贷App的流量费,打得一手好算盘。

第三方支付沦为“帮凶”

在用户的投诉帖中,可以看到代扣款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有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迅付?#20445;?#26131;宝支付、通联支付、讯联智付以及汇付天下?#21462;?/p>

此前消金时代曾做过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现金贷平台提供支付渠道的报道。第三方支付机构虽然?#21069;?#29031;平台指令进行扣款,无法分辨是否恶意,但交易流水越高,第三方支付赚的钱就越多。

贷超委托第三方支付机构代扣,需要用户签署《授权扣款服务协议》,用户签订代扣协议后,有了代扣权限,借贷平台就能发出划款指令,由第三方支付完成扣款。但多数用户表?#38742;?#26412;没有看见这个协议,没有同意勾选这个协议,更有用户表示这个是默认勾选。

贷超制造扣款陷阱,而第三方支付机构也未确保合作客户有相应资质并且合法合规,显然是“助纣为虐”。

这场收割贷超和第三方支付渠道都有错。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布谷新金融)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

梦幻西游2019新区